迷途

这里迷途
粉须谨慎

一个内心负能量经常爆棚的精分智障,长期弧文,挖坑挖一半,飞走就是我。
主食第五人格,瓦尔莱塔小姐的资深脑残粉。
这两天受到的精神刺激比较多,负能和正能在打架,弧文致歉ORZ等我把状态缓和回来我就更新

瓦尔莱塔个人向

#私设ooc注意
#我流蜘蛛的自述
#流水账
#想写自戏的但莫名不像戏了

(我是怪物,被关在地狱,无人理睬,无人搭救)
  你看过戏团的表演吗?在被装扮的五光十色的舞台上,穿着华丽的演员们一个个展示自己的绝活,观看节目的人们尽情的拍着手,为舞台上的表演者献上欢呼。
  在我还没变成现在这番姿态时也曾属于那片舞台,笑声,掌声,惊喜的尖叫声于我而言亦是最大的鼓舞。
  但究竟……为什么变了呢?为什么我变成现在这番姿态呢?为什么我只能在黑暗中影藏伪装着自己用以杀戮为生了呢?
  每每想到这,头部就传来剧烈的疼痛,双手紧紧按压着头部,连身躯都扭曲的缩成一团。我能感觉到泪意在眼眶中不停的打着转,却怎么也无法落下。
  我依然记得,那天!
  就在那天我从天堂顷刻间被打入了暗无天日的地狱。
  一场演出事故,我从离地近二十余米的秋千上跌落当场昏迷,我依然记得那浸入骨髓的剧痛。
  当待到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双腿和手臂的直觉,连颤动它们都成了一件万分艰难的事情。
  这世间最痛苦绝望之事于或许莫过于此,一个演员失去了她最好的伙伴……她的四肢。
  我再也无法跳起来了……
  人们会关注一个残废多久呢?纵然她曾经多么优秀,但她已经成了一个废物!!谁……又会去关注她呢?
  “你还真当自己是那个大明星吗,小姐,爬过去向他们卖弄你的伤口,装成一个傻子然后从他们的口袋里获得能让你活下去的几个硬币,要知道戏团可从不养活闲人~”
  “你再也跳不起来了”
  “真是可怜啊”
  多么令人讽刺,嘲讽与耻笑包裹着我,知道吗?真正难过的从来不是肢体上的残缺而是人们看我的眼神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想要回到舞台上不是以滑稽剧一般可笑的姿态二而是堂堂正正的向他们展现我的回归,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曾经的骄傲在内心里嚎叫着,迫切渴望寻找一个宣泄口。
  但……又能怎么样呢?我已经废了,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再也跳不起来了 ,连生存都成为了某种奢望。
  紧紧咬着下唇,带着咸味的温热泪水和夹杂着铁锈味道的血水从唇齿间的缝隙间进入口腔。
  想要跳起来,想要更加更加自如的表演。
  涣散的余光扫过天花板上正结着蛛网的蜘蛛,它倒掉在一根极薄的丝上跳跃爬行着。
  啊,多么令人羡慕啊,能如此自如的移动跳跃,一丝灵光闪过脑内。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我用尽一切代价找到技艺高超且乐意帮我改造的机械师傅。
  现在我终于拥有了我想要的,更加自如的身躯,灵活且坚固,不会有人在敢嘲笑我也不会有人用令人厌恶的怜悯表情看我。
  但为什么呢?为什么会依然感到空虚与难过呢?
  但没有人会回答我,永远不会


然后蜘蛛有名字就叫瓦尔莱塔的。故事梗概,曾是个出色的演员过气后改造自己发明了新的表演方式,人形蜘蛛秀,但戏团拒绝了她的表演。之后受到邀请函成为监管者

评论(2)

热度(61)